桃李

桃李

回坑之后迅速换了身新衣
顺便再合个影233333

『FX』《情长》第一章 我们的初夏,与相识

Chapter 18
下午两点半,病房里安静地只剩下一道浓重的呼吸声。
这里是A市第三人民医院,而一个小时前我和白露还在高兴的共进午餐,谁也料不到会发生这么大的变故——白奶奶晕倒在了自家的客厅。
如果不是例行收废品的陈阿姨敲门时无人应答,感觉不妙,请物业开了门——我想到这里却不敢继续想下去,如果不是这样,结果会怎样?我不知道,更不想知道。
身旁的白露还在不停的自责,念叨着“如果今天不出门带在家里就好了,奶奶就不会这样了。”
我知道白露她母亲的家里相当重男轻女,所以当初白露父母去Z市工作的时候,只带着儿子而把刚出生两年的白露撇在了A市让白奶奶照顾看管她。白奶奶将她从小拉扯到大,她跟白奶奶的感情也自然而然比跟亲妈还亲。白奶奶出了这种事,她自然是很伤心的。
我不会安慰人,所以只能不停地拍着她的背。抬眼看了看病床另一边站着他白希,他逆光而立,病房高大落地窗透出的光将他笼罩其中,让我看不清他的神情,也猜不出他此刻内心的想法。不过想必不会好到哪儿去。
白奶奶昏倒了,我心里也不好受。只是,我更关心另一件事,那就是让白奶奶晕倒的原因。虽说生老病死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的轮回,但我始终想不明白,一向精神矍铄的白奶奶怎么会突然晕倒。我认为这其中一定有所原因。
我想了想觉得自己想不太明白,恰好看见白希动了一下。在看见他的目光扫过我和白露时,我当机立断的向他使了个颜色,示意他出去说话。
“白奶奶怎么会突然晕倒的?医生说了什么没有?”我尽量把声音压低,害怕病房里的白露听到,结果颇有些严肃的意味。
“医生说是惊吓过度。”而他是一脸肃穆的看着我,也将声音压低了下来。
“惊吓?是——听到了什么,还是看见了——什么?”问到这里,我顿时感觉脊背发凉发毛——说到底,我最这些鬼怪之说最不行了。
“不是很确定。”他顿了一下,“只是,陈阿姨说,发现奶奶的时候,奶奶是昏倒在了客厅的座机旁。”
“最后一通电话,”我突然想明白了原因,“谁是最后一个和白奶奶通话的人?”
就在我说完这句话时,他的眼眸开始变得晦暗不明,“是我妈。”
我默了默,又听见他说,“我已经通知他们,让他们从Z市回来。”——他说的他们,是指他的父母。
这件事情一下子就变得复杂了起来,我总觉得不安。很显然,白希也意识到了这点,甚至说,他从开始知道是他母亲给白奶奶打的最后一通电话时,他就意识到了,“暴风雨”要来临了。

『FX』《情长》第一章 我们的初夏,与相识

Chapter 17
“诶呀,好累呀。”
中午时分我和白露走进了一家火锅店。转了一上午后,我尚有些许体力,而白露却是毫无淑女形象地一屁股坐在火锅店中柔软的皮椅上,看起来她真是累坏了。
“怎么?后悔跟我走吗?”
她看了我一眼,讨好似得挽住了我的手臂,“嘿嘿,怎么可能呢!”
我了然的点了点头,把手里的菜单递给了白露,“你先点吧。”就在同一瞬间,我好像看见白露的眼睛如饿狼般亮了亮。不过我还没瞧仔细,她就低下头认真的点菜了。
我百无聊赖的打量着这家店。
这家火锅店因为物美价廉,也算是在学生圈子里小有名气的店面。而现在,大概是因为放假的原因,所以总能看见三三两两的学生坐在一起。
“喂,你这小子,考了第一就请我们大家吃一顿好的吧。”
听见门口传来的声音,我的视线就自然而然的落在了那个方向,余光却注意到对面的白露把头低的更低了,笔也祖安得更紧了。
我不太会看人的年龄,但是直觉上我感觉这是一批和白露差不多大当然学生。只是,明明有很多学生围在一起,我却能一眼看出那个被要求请客的男孩子是哪个。
怎么说呢,芝兰玉树,这么形容也不为过。那是个你第一眼就会深深留印的男孩子,不是因为他长得多么帅或多么丑,而是因为他有着一种非凡的气质。让我想怎么形容这种感觉,那估计就是,腹有诗书气自华。他只是恰到好处的笑着,没有过分的热情也不会让别人感觉到疏离,温和亲切的样子好像也让他赢得了好人缘。
他若无其事的扫视了一周,却在经过白露的时候停顿了一下,随即对上了我坦然的视线。
他微微颔首,向周围人说了什么就自己一个人朝我们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好巧啊,白露。”他跟白露打完招呼后看向我,“这位是?”
“你好,我是白露的姐姐。”
听到我的自我介绍,他好像微微愣了一下,但也只是一下。他很快的反应了过来,“姐姐好,我是白露的同桌,米尔。”
我瞥见白露瞪了他一眼,“米尔,你有什么事吗?”
看见那个叫米尔的男孩子面对白露时露出了一副腼腆的笑容,我也不禁莞尔。
“没什么事没什么事,我就是——就是过来打个招呼。”可能是他也不太好意思,挠了挠头,“那什么,姐姐和白露你们慢慢吃,我去那边了。”
等他走远了,我对白露眨了眨眼,笑道,“看得出来,这个男孩子很优秀。”
白露的脸也红了起来。她点了点头,可是好像又想起什么似得,一张粉嫩嫩的小脸立时垮了下来,“姐姐,你知道A市的米家吗?”
难怪——我在心里默默的想,难怪这孩子看起来这么优秀,原来是A市书香世家米家的孩子。
“我知道姐姐你肯定知道了,米家多有名气啊。”
我默默地看了她一眼,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我知道她在在意什么,我也可以听出她的话外之音——她很自卑,她很喜欢他。
白露在学校的成绩一向优秀,但她还是在面对那个叫做米尔的男孩子时自卑。
“没关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毕竟,我能看出来,两个孩子之间都有意,只是都不知道对方的心意而已。

《自私的我》

另一个自己身在镜中
镜子照见了另一个灵魂
她是自私

为什么说她是自私
原因好像很简单
因为
我只是用大度作躯壳
来伪装自己一身的自私

自私
是我自己
不是
镜中的人

六年的陪伴,谢谢你


『法希』《情长》 第一章 我们的初夏,与相识

Chapter 16
上午八九点的时候我大概已经在国贸大楼里发了很长时间得呆了。从答应夏莲去给外婆贺寿的那天算起这已经是第二周的周二了,可是我还没有选中一件合适的礼物。
毕竟夏家的财力摆在那里,送金银珠宝古董珍玩就有点老套了,而且我手里只有一点钱,根本买不来那种稀奇的好东西。再仔细想想,外公家里应该什么也不缺吧,而且有些好东西在现在的市面上几乎是见不到了。这可怎么办啊?
突然在耳边响起的手机铃声将我从沉思中惊醒,刚定神就发现白露笑吟吟的站在我面前。“真的是姐姐你啊。”
“诶?你怎么在这里呢?”
她颇为懊恼的叹了一口气,“来参加一个小型的同学聚会,不过迷路了呢。”然后有笑了笑,“刚走到这里就看见姐姐你站在这里发呆。”
“那还真是巧呢。”我笑了笑,“一个人过来的?”
她点点头,然后颇委屈的看着我,“哥哥他说他不管我。”
看见她这个委屈的表情,我只好摸摸她的头。
“姐姐你不看看是谁给你打的电话吗?”
经她一提醒,我才想起来那个被忽略掉得电话,不过是一串陌生号码。
“那是我的手机号。”
听到她的解释,我就把号码存了下来。
“不过法姐姐你都不好奇我怎么有你的电话号码的吗?”
我并没有提出疑问。因为我只是看了她一眼,她就开始自顾自的开始说了,而且越说越高兴。“就是下大雨的那天,哥哥一会到家我就跟他说有好东西要共享,然后就从他手机里成功拿到了姐姐的电话。”
我“唔”了一声,说实话我并不想进行这样暧昧的话题,然后我就开始转移话题,“话说,你的同学是打算去四楼的电玩城吧。”
她露出了一副很惊讶的表情,眼睛忽闪忽闪的很有灵气,“姐姐你怎么知道的啊?”
“猜的,我以前的同学都喜欢去这种地方聚会。”我看见她看了看表,“要不然我领你过去?”
听到我的话,她先是开心的蹦了起来,随即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有点沮丧地摆了摆手,“算了,法姐姐,我还是不去了。”
“啊?为什么啊?”
“反正都已经晚了,而且说实在的我和他们关系也不是特别好。姐姐,我跟着你走吧。”
我犹疑了一下后,便同意了她的提议。“好啊,正好你可以给我参谋一下我该送给外婆什么礼物。”我摸了摸她的脑袋来表示安慰,“不过,你不去和你同学说一下吗?”
“本来就没有和他们说我一定会去,所以他们没见到我也肯定就先走了。”她无奈的笑了笑,又像小猫一样讨好似地蹭了蹭我的肩膀。
“既然这样,那我们走吧。”
白露听到这句话,高兴地跳到我身侧,亲昵地挽起了我的胳膊。只是,这突如其来的亲昵让我浑身一僵——除了夏莲,我长大后很少和别人如此亲昵。
不过,她是白露啊,是六年前的和我亲密无间的白小妹啊。
这样一想,我们仿佛又回到了当初,那六年无形的间隔好像也不存在似得。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六年的光阴间隔,我和夏莲,和所有的人的关系真的没有变化吗?
看着商场中的人潮涌动,我又一次迷茫。

『法希』《情长》 第一章 我们的初夏,与相识

Chapter 15
——小法当初遇见的那个大哥哥也是Z市的吧。
这句话就像一把钥匙,打开了尘封已久的记忆。
那是初二的一个寻常的炎炎夏日,可是一切又是那么的不寻常。
下学期第三次月考的成绩就在这一天出来,捏着那张令人难过的成绩单,望着天边的那一轮橘红落日,我第一次对人生感到了迷茫,于是我郑重其事的坐在校门口的台阶上开始思考人生。
我不想依靠父母的力量生活,我总是想靠自己的努力获取成功。
高考对于我们现在的学生来说好像成为了出人头地的唯一出路,想过好日子就要有一份稳定的好的工作,想有一份好的工作就要有能力,而衡量能力的似乎只有成绩了。大人们根深蒂固地认为只有师资一流的学校才能让孩子获得优异的成绩。
可是初二下学期的几次考试成绩都异常的糟糕,我现在还能清晰的记得那些考试刺人眼目的分数,如果当时就凭那样的分数,我是怎么也考不上全市闻名的一中的。
就在我沉浸于自己纷繁的思绪时,那个大哥哥出现了。
他只告诉我他是离家出走从Z市来到B市的,当时我看着他的模样也不过比我大两三岁,只是他眉眼里那种坚定深深的吸引了我。
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离家出走,但是他明明不知道这样任性的后果是什么却依然坚定的走下去的精神感触了我。那一瞬间我想明白了,我何必担忧呢?顺其自然,只要我努力就不负自己了,没必要求得一个好结果。我要的成功应当不只有一条路。
想通了那些事情,我就向他微笑了一下,然后就蹦蹦跳跳的走了,连他问我的问题都没有回答。但是心里却期待着以后能去Z市,看自己能否与他再次相见。
时至今日我已经记不得那个大哥哥到底是什么样子了,但是我仍然想向他说声谢谢,毕竟当时自己连道别都没有就跑了。
可是,我并不记得我曾向夏莲讲过这件事情,而我也在不经意间把疑问说出了口。
我看见她的笑容僵了一下,却随即换上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说过啊,你怎么不记得了呢?”
“那我可能记错了。”
“这些都不是问题,”可是我还是觉得她在心虚,“这次出门前你必须跟我去一趟外公家。”
“啊?”这次换我呆愣了一下,“能不能不去啊?”
“不行。”夏莲斩钉截铁般地回答我,“下周四外婆七十大寿,到时候父亲母亲都会回来的,你就去吧。”
记忆里的外婆总是躺在床上被人伺候着喝那些又苦又难闻的中药,就连卧室里都有一股怎么也散不掉的味道,可是就是那样总被病痛折磨的外婆却有一双非常明亮而又漂亮的眼睛,我甚至可以说我从没见过比那更漂亮的眼睛。
我总是可以透过那双眼睛看到外婆内心深处的乐观和幸福,大概母亲夏莲和我骨子里的乐观就是从外婆那里继承下来的。
“怎么样?”
思绪停到这里,这种温柔的念头让我卸下了所有的敌意,欣然的点了点头。
“那你可要好好准备礼物哦。”眼前的人又是狡黠地一笑。
“啊?还要礼物呢?”我最不会挑礼物了。
“那你以为呢?”她的眼睛又亮了几分,很显然对我的反应很感兴趣。
“莲,我的好姐姐,帮我准备一份吧。”我立时凑到她的身前抱住她的一只胳膊撒娇。
“不行!自己准备!”她虽然出声拒绝了我,但是我能看出来,她对我的这声撒娇很受用。
正在我准备再接再厉撒娇的时候,她把胳膊抽了出来,用另一只手捏了捏我的脸颊,“这次你就自己准备啊,不就是表示心意嘛,这次我可不管你。”停顿了一下,斜睨了我一眼,挑了挑眉,“撒娇也不管用。”
“ 啊!好伤心好惆怅! ”

『法希』《情长》设定

都到这个地方了觉得不写设定对不起自己的脑洞→_→(*/ω\*)
嘛其他写了在补充丫丫

——————————————————

夏法=法音
过度依赖夏莲,开始的时候讨厌白希,却不知道自己早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他。
有些患得患失,线条粗却不乏细腻的时候,对事物也很敏感。

白希=希尔杜
他挺纠结的,他一直觉得自己喜欢夏莲,但是却不停被夏法吸引甚至忍不住去接近她,而他的身份也非常尴尬——夏莲的男友,但其实一切都是假的,他和夏莲一直都是在利益互换。
他其实小时候和夏法有过一面之缘,后来时间太长他有点记不得她的样子了,然后就误以为夏莲就是她。

夏莲=莲音
温婉善良,果断坚强冷静,但唯独在爱情上有一种孤注一掷的态度。

喻子布=布莱德
温柔绅士,但实际上举手投足都散发这一种霸道〖其实就是那个黑暗的布莱德〗。

方奈=里奥奈
也是一个温婉的江南女子,骨子却透着一股不服输的倔劲。

程诺=诺吉
和诺吉的性格差的有点多,但是骨子里还是有些不自信,喜欢夏法但觉得她会拒绝所以就一直以好朋友的身份和她相处。

白露=米露琪
和夏法的关系非常好,毕竟两人都那么爱吃,有共同语言。

方荑=提奥
其实就是一开始提到的夏莲的小男友。

宁檬=柠檬
程诺的女友。

『法希』《情长》 第一章 我们的初夏,与相识

Chapter 14
——你这样会宠坏她的。
——那个“她”是谁?是我吗?
那句话如同魔咒,和着那阵晚风直钻进我心底。这已经是五六天后,可是我一闭上眼睛却还是能看见那晚昏黄灯光下的场景。
月色下灯光下,他的眼神他的声音,不断的在脑海中浮现,像是细碎的星光,斑斑点点难以捕捉。那个复杂的眼神,那一闪而过的痛苦神色,那似含怜悯的声音。
我感觉自己受了他的蛊惑,现在想起来心里还有些抽痛。
——仿佛还在昨天。
“小法,在想什么呢?怎么不好好吃饭呢?”
我只是有气无力的笑了笑,“没什么。”然后埋下头扒了两口饭。
“还说呢!自从那天你发烧好了之后就一直精神恍惚的,”夏莲嘟了嘟嘴,一副气鼓鼓的样子,“都不理我了!”
“可能是烧糊涂了吧。”我只是含混不清的回答,觉得自己陷入沉思的次数可能是有点多了吧。
——毕竟那个问题一直萦绕心头久久不能放下。
夏莲笑了笑,又装出一副深沉的模样,把手握成拳放在嘴前,略微沉吟,“该不会,是恋爱了吧。”
心却是骤然一缩。
“别用一副不可置信的惊讶表情看着我,我也只是开玩笑而已。”说完她便讨好似的笑了笑。
可是,为什么我总觉得我看不清她?明明是再熟悉不过的单纯笑容,此刻却像一团迷雾,罩住了她深处的面容。
这两天我确实有意无意的试探她,想知道她那天有没有看见什么误会什么,可是她总是露出一副迷茫无辜的表情,好像在说是我心事太多。
那现在的这句话又是什么意思?她到底有没有看见那些险些让我产生错觉的暧昧举动,还是说,她听见了那句话?
——未来小姨子。
所以她装作什么也不知道,是因为放心我们之间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脸上是火辣辣的一片,“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诶?”又是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
正在我想转移话题的时候,她突然了然的笑了笑,“都说了是随口的玩笑话了。”
心跳渐渐的平静下来,看着眼前那个眼角眉梢都透着一种温婉的女子,我不相信她会骗我,更何况,没有理由不是吗?
思及此,我叹了一口气,希望是自己多虑了。我承认试探她是我的不对,可是我更怕她伤心难过,或者说对我感到失望。
“对了,小法,都快八月了,还有一个月就要开学了,”她笑了笑,“在这期间有没有什么出行计划,或者你有没有一直想去的地方?”
话题转换得是那样的自然,原来这只是我一个人的惊心动魄。
“没有吧。感觉A市小时候都已经转遍了。”
她无奈又温和的看了我一眼,“也可以出省旅行啊,并不非要待在A省的。”
“那公司呢?你走了谁来管理啊?”
“原来你在担心这个。”她叹了口气,“公司还是外公的,我只是去帮忙而已。况且这两天我已经把接下来的事务都交代好了。”
——原来她之前一直都在忙这个,是为了和我一起出去好好体验一下假期吗?
心像是被浸泡在温水里一样,温暖却又有一种胀胀的感觉。夏莲的心思一向是细腻而柔软的,她总会用一种让人觉得如沐春风却又不动声色的方式帮助他人,或者说是赢得他人的好感。而这一点,我想我再修炼个十好几年也达不到她的这种水平高度,我自然是钦佩她的。只是有的时候却会让我感觉到一种局外人的无力感,会患得患失,害怕她讨厌或者离开自己。
停止住纷繁的思绪,我看着她的眼睛试探性的征求意见,“那,我们去Z市好吗?”不记得是谁给我说过Z市的小吃味道特别好了。
但是除了这样的记忆,我模糊的感觉曾经发生过一些事情,让我对这个只听问过大名的城市有着莫名的向往。
夏莲愣了一下,随即换上了一副意味深长的笑容,语气也加重了几分,“Z市啊。”有一种了然的意味。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小法当初遇见的那个大哥哥也是Z市的吧。”

哪怕是再微不足道的小事,也将构成我青春路上最美好的年华。